你的位置> 主页 > 海大情怀 >
官方微博
新闻内容

我的军旅生涯

作者:王双保 来源:未知 添加时间:2017-09-12 14:26 阅读次数:

  

  1961年我毕业于大连海运学院船机修造专业,有幸被分配到军校工作入伍,直至退休。一生的追求,一生的努力奋斗,也可以说没有虚度年华,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为共和国的安宁奉献了自己的一份光和热。

  初入军校当教员

  记得1961年9月下旬,我从大连乘车到沈阳军区报到后,于国庆节前乘火车到北京前门的解放军总后勤部招待所,被告知自己去一所军校(在河南新乡)当教员。一同被分配去的还有海运学院8名同学,涵盖了当时海院的5个专业。军校正处在转制新建,当年还有从石油学院等其他院校分入的大学毕业生。经过一个多月的队列训练和步兵武器的使用考核后,就穿上军装,正式编入解放军序列,成为解放军中的一名战士,开始了一生的军旅生涯。

  解放军是一所大学校,能为之奋斗是光荣和自豪的。但就个人而言,又是平常和渺小的,部队需要就是我要做的。为了当好一名合格的军校教员,我从两方面要求自己,一方面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军人的一日生活制度要坚持做到,向部队同志学习,平时注意养成良好的军人作风,在下部队当兵时,也要严格要求自己。那是在1964年,有机会到野战步兵连队当兵半年,经受了很好的锻炼,如在10分钟内打好被包,全副武装(步枪、手榴弹、子弹袋、工兵锹、米袋等),到训练操场集合。开始真有点吃不消,后在老战士的帮助下,通过了冬训拉练到山区,进行连以下战斗训练。步兵是解放军中最为艰苦,又是最终解决战斗、夺取胜利的兵种,我能接受锻炼也是很有意义的。那年在老战士退伍、新战士入伍时,我还担任了一段时间的代理指导员。

   军队是一个国家为其政治服务的武装集团,她的使命就是维护国家安全,对外抵御外来侵略,对内维护稳定安全,和平时期的抢险救灾。保障国家有一个安全的国内外环境,使人民安居乐业。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创建的人民军队,像军歌中唱的: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就是要绝对服从共产党的领导,这在军队纪律中是特别强调和着重培养的。

  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军校教员,另一方面就是要教会学员专业技术的本领,这是我的主要任务。船艇装备早期是国民党留下的美制设备,后来由苏式装备取代,再到引进的国产装备。到军校的几年,先是跟着老教员一面学习,一面承担部分教学任务,后来就参与主要课程的全过程教学。从船艇柴油机的结构、原理、使用、管理、拆装检修,到学员的出海实习。我们学校是一所中等专业技术学校,专业知识对我并不困难,主要是根据部队实际需要和部队学员的具体水平实施教学。母校的五年培养教育是我完成任务实现理想的最强力基础。我完整地参加了两届学员的教学,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

  “文革”时期与船校变迁

  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中前行,挫折与胜利伴随。“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军校也被卷入进去,教学活动停止,招生停止,干什么?我选择参加单位的“宣传队”,一行十二人(含二名学员)步行小长征。从天津出发,途经保定、唐县,爬了十八盘上了黄土高原,到榆次、太原,经离石,过黄河,到陕北绥德、延安,过元旦休整。元旦后翻山越岭经铜川到西安,上火车回天津。沿途见证了许多革命历史遗迹,白求恩墓、西柏坡党中央住地、刘胡兰纪念馆、延安杨家岭窑洞、中央礼堂、宝塔山等。在山西阳泉煤矿下井爬了一个开采工作面。每天我们背着行李步行60~80华里,从延安到西安的头一天竟走了100多里。那时许多地段有接待站,也算是经风雨,见世面吧。不过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很好的锻炼学习。那个年月工厂工人不搞生产,军工被服厂也不能正常生产,到1969年下半年,军人被装不能按时发放。学校不搞教学,总部组织军宣队,我被派到西安的一家军工被服厂,在一个制衣车间,和工人一起劳动学习,劝阻两派不要武斗,要联合搞好生产。工厂食堂伙食不好,那是一段灾难性的历史,工人们受苦了。

  文化大革命中,军校受到冲击,在林彪一伙人大砍军事院校的情况下,1969年底,刚刚筹建走上教学训练正规的天津运输学校被砍掉,我船艇专业只留下二十人到新组建的重庆后勤高级专科学校,我有幸被留下了,其他教职人员有的转到其他军事单位,有的就退役到地方,遭受了无可挽回的损失。

  新组建的重庆高级专科技术学校,集中了被砍掉的总后勤部技术院校必须保留的专业,编制了几个大队组织教学训练。要不要筹办招生?什么时候能招生训练?亦是当时学校各级领导需决策的课题。学校给我们下达开办的是“船机修理班”。专业主教材“船机修理”需教员自己编写,时间紧迫,怎么办?下部队去编写。我和两名教员从重庆来到山东省长山要塞船队修理所,这个船队船型多,有代表性。春节也没有回重庆,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拿出了初稿回重庆。1970年下半年如期招收第一期学员。他们经过基础课、专业课学习,实验室的检修操作和下部队实船修理实习,基本掌握了船艇高速柴油机的拆装检修。学员毕业回到部队,成了船队修理业务军官。在技术薄弱的船艇分队,他们到了后,把不能开动的主机,经他们检修后复活了,船艇也重新投入运输。

  全军的军事院校建设一直处在变动中,虽然全军的发展有不确定因素,但也有调查研究不够之嫌。我们的船艇专业不能在“山上”(重庆),要下山到港口城市建校。我们在重庆招生训练了两届学员,于1974年又返回天津原校址,重新规划建校。在天津刚走上正规,招生训练了两届学员,于1980年船艇专业迁往江苏镇江,重新选址建校,定名中国人民解放军镇江船艇学校,这才开始了完全船艇专业的学校建设。经三十余年的建设和发展,现已成为培养船艇部队专业技术干部的综合性学校,定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镇江船艇学院,开创了陆军船艇部队建设的新篇章,船艇部队人员可以在这里受到不同层次的完整的教育和技术训练。在部队成为部门军官和技术骨干,退伍也有一技之长可为地方建设服务。当年我们被留下转战最后到镇江的同志,也被推为建校的元老,现退休在军休所安度晚年。

  主持教研室工作

  在船艇专业变迁建设的历程里,我一直在教学岗位上,承担着自己应该做的工作。后来我被推上教研室的领导岗位,主持船机教研室的工作。在任职期间,一是认真严密地组织教员完成正常的教学任务;二是组织教员完成主要课程教材的编写,我编写了其中一门课程和其余课程教材的审核,不失时机地完成了教材的更新换代;三是组织教员对原有实验室进行完善和新实验室的建设;四是组织教员完成总部下达的短训班训练任务。在此期间,船机教研室曾被评为校先进单位和总部先进单位(我的军衔是专业技术大校)。同志们心情舒畅,积极性高。我也很开心这段时间的工作和生活。 

   欣慰时刻

  当我下部队乘车穿过了辽阔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到达我国边陲小镇驻守的船艇部队时,获悉他们驾驶船艇航行在千里界河上,为驻守边防部队运送人员、装备、物资,为祖国边防的安宁提供强有力的后勤保障,而船艇上的各部门的干部不乏我校培养的。再有从北到南的万里海疆,星罗棋布的岛屿,有解放军设防驻守,官兵的军需给养、交通往来、工事装备物资的运输任务,都是由船艇部队来完成。这驾驶船艇的各部门干部,不乏是我校培养的。虽然船艇不大,算不上高科技部门,但他们无时无刻地恪守自己的职责,成为构筑祖国安宁的钢铁长城上的一部分,他们能够牢记使命、不辱使命,彰显军人价值所在。由此我也感到十分欣慰。

  近年来,一届一届的老学员聚会镇江,把镇江学院视为他们的母校,邀请我们老教员参加,这也是我感到欣慰的时刻。他们讲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感恩学校的培养、老师的教诲、学校的生活是他们人生征程上的重要里程碑,他们能够走上所在部队各级领导岗位,有的还担当单位主官,有的转业地方也能挑起某部门的领导担子。他们工作出色、生活快乐、家庭幸福,我也把这看作是自己一生奉献的最好回报。我尽力了,我的军旅生涯。


  王双保:1956年考入大连海运学院船机制造与修理专业。1961年毕业,分配至解放军总后勤部某军校任教官。1998年退休于解放军镇江船艇学院,大校军衔。

编辑:杨文薇     责任编辑:     摄影:

上一篇:对母校的回忆与思念

下一篇:没有了

大连海事大学新闻网热线:0411-84729218 Email:news@dlmu.edu.cn 联系人:张薇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凌海路1号综合楼1004 邮编:116026 制作维护:大连海事大学党委宣传统战部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集群智慧 旧版新闻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