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主页 > 艺文荟萃 >
官方微博
新闻内容

《海上那群男子汉》022 从北京到休斯顿

作者:梁斌 来源:信德海事 添加时间:2017-09-14 14:44 阅读次数:

  

  船上有一个职务叫“管事”他是业务部的部门长,管着厨师,医生和服务员,还管着全船的伙食和钱。其中很多人是外语学院的毕业生,在很多转业军人船长外语水平不行时,他们还兼任翻译的脚色。

  当外派工作开始时,他们又成为普通船员外派的带队人。

  赵管事就是带过第一支外派队伍赴外轮工作的人。下面就是赵管事讲述的故事。

  那是1981年的冬天,我奉命率领18名海员自北京起飞经旧金山到休斯敦上一条德国船工作一年。那时我在远洋船已工作了三年,国外是去了不少,但都是在国内上下船,而且大小事都有船舶领导做主,再不就请示公司。这次可是一进机场后我就是最高领导,大小事都看我的主意,我对乘飞机国际旅行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可咱海员不是有句话叫:宁可打死决不吓死!所以,到了机场,我还是很潇洒的对送我们的公司领导挥挥手,领着我的弟兄们上了飞机。

  从北京飞旧金山乘的是中国民航的飞机,空服人员都是中国人,一路我们过的很顺利,到了旧金山机场出了机桥麻烦来了。

  当我把所有人的机票证件递给美国移民局的官员时,那位身材高大,一头金发的白人官员拿着我们的护照,机票,海员证左翻右看,还上下不停地打量我,我心里很坦然,按临走时公司领导交待,我们在这办完转机手续,不用出机场,就在旧金山机场等三小时后,转乘另一班美国国内航班飞休斯墩。到时当地代理会到机场去接我们。

  “你们是中国海员?”官员问我。

  “是!16个人,我们去休斯墩上北欧王子号”我镇静的回答。

  “请你们全体跟我来!”他语气严肃的命令着。

  “有什么不对头么?”我迷惑不解的问。

  “快!”他面无表情的回答我。

  我只好招呼全体弟兄拿上东西排成一队跟着他走,他把我们领到一个小厅,那有一圈沙发。他指着沙发说“你们全体在此等待,不许走开!”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无可奉告!”

  他转身走了,走进一个用隔断围起来的工作区,隔断不高,可以看见他在和几个同事商量着什么。

  弟兄们看出了麻烦,他们也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纷纷问我,我正心烦意乱,只好学着那官员的样子耸耸肩“无可奉告!”

  两个小时过去了,正在我思前想后,百思不解时,一个矮小的黑人女官员在那白人官员的配同下向我们走来。

  “请问你是带队的么?”女官员严肃的问我。

  “是!”

  “你的姓名,年龄,职业。”

  她一本正经的样像在审案子。我一边回答她的提问一边想到底会怎么对待我们。女官员又叫了几个弟兄问问题,有的弟兄的英语不好加上紧张回答不上来,我想帮忙,女官员做了个不准的手势。问完了她转向我: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们持有的护照上签证不对!按你们申报的旅行理由是经过本空港去休斯墩上船,根据美国入境法律,你们的公司应向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申请B-4签证。而你们护照上是B-1签证,有B-1签证你们可以在美国入境,但只能是在旧金山上船。而你们是去休斯墩,那必须办B-4签证,没有此签证我们不能准许你们转机去休斯敦!”

  老天!公司那帮老爷是怎么搞的?他们是专干这个的,怎么如此的不负责任?我们在国轮时只凭海员证在港口办入境手续,那知道美国还有这么多规定?

  “你将如何处理我们呢?“我强忍着惊慌对那女官员问。

  “按惯例我们应该把你们送上下一班返回中国的飞机!“她还是一本正经。

  我一听头都大了。回去?我们没事闲的,坐飞机在太平洋上飞着玩?可转念一想,如果回去责任也不在我们,公司会拿办公室的那帮小子开问,心里一轻松,我脸色好起来了。

  “没什么其它办法通融么?“

  “没有!“回答还是冷冰冰的。

  “我们飞过了半个地球来到美丽的旧金山,没出机场就回去了,你不为我们感到遗憾么?“我冲着她调皮的笑笑。

  她冲我耸耸肩并不回答。”不过,我本人觉得并不遗憾,因为我飞过大洋见到了一位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我一边调侃着一边用目光扫射了几下那黑人女官员高耸的胸部。

  女官员看着我,忽然笑了:“我们已向你们在休斯墩的代理和领事馆核对此事,他们证明,你们确实是为来美国上船而旅行的,我们已查了你们以前在美国的入境记录,你们中来过美国的人没有在美违法记录。但我们向你们北京的公司核对时,也许是因为时差吧,那里的人们说经办的人已经下班了。要过十个小时后才能答复“我心里暗暗对我们的老爷们的工作态度叫好!

  “非要等他们的证实?我们要在这等十几个小时么?“我追问道。

  那黑妞的话音越来越好听了:“我已请示了我的上级。我们决定:特例给你们办理落地后的B-4签证。请你们每人如实填写这张表格!“说着她把一搭表格递给我。我一看有门,一边对她表示感谢,一边招集弟兄们快填。而那位黑人女官员对我的感谢仅仅点了点头,转身扭着那非洲式的圆翘屁股走了。

  由于很多弟兄英文是是很好,而时间又很紧,我和俩个英文好的弟兄忙得不可开交,移民官们一边耐心地等着我们填,一边从别处找了一个华人移民官过来帮忙,填好了表格,我们又按他们的要求一个个回答问话,留十指手印,移民官们在我们的护照上盖签证章。忙了一个小时,终于搞好了,可我一看表,我们原定的飞机早就飞走了。出了移民局和海关,我马上跑到航空公司的签票柜台,气喘嘘嘘的向执机小姐讲我们的情况。那小姐微笑着对我说:“先生,请不要急!移民局已通知了我们,我们已经安排你们转乘另一个航班飞休斯墩。这时候你们的机票。”我接过新机票一看,不是在这个机场,是另外一个机场。离起飞时间已经很近了。

  “先生,去那个机场的大轿车就在门外等你们,车将直送你们到机场,时间足够,请你们上车吧!祝你们旅途愉快!“执机小姐指点着我。

  “谢谢“我对小姐点点头,招呼弟兄们上车。坐在车上我长长的出了口气,还不知道下面还有什么麻烦。

  飞到休斯墩一路顺利,出了机场,已是午夜十一点了。机场里已经没什么人了,我们拿着行李等着代理来接我们。左等不见代理不来,右等没个活人影,我知道麻烦又来了。本该接我们的代理没来,不知道是我们改航班他不知道还是什么原因,反正我们到达后等了这么长时间他没露面,看来是没指望了。要命是出来时公司领导说代理一定会接,没给我他的电话,我现在不知道找谁联络。国内现是凌晨,肯定没指望,我不能带着弟兄们在这寒风中傻冻着。

  我忽然想起在我的通讯录中好像有中远公司在本地的代理的电话,我掏出来一翻没错!我赶忙找了个公用电话,一拨还有人接,我把我们的情况向对方一讲,没想到对方说:“很抱歉,我不能帮你们。”

  我火了:“你是中远的代理为什么不管中远船员的事,而且就是请你按我提供的船名查一查这条船代理的电话,也不费什么事。”

  “中远与我们的合同昨天到期结束了。至于新的代理我无可奉告!祝你们好运!”对方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我真是没主意了。急的我真想一拳把电话给砸了。就在我举起拳头对着电话虚比画时,我看见电话机顶上有一本电话本,我拿起来随手一翻,具然看到了我们中国驻休斯墩领事馆的电话!太好了!我咋没想到找领事馆哪!

  我拨通了领事馆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年青人,他听了我的情况说请我等一下不要挂断,过了几分钟,他又说话了“你们在原地不要动,我们马上去人帮助你们!“一会,一辆大面包车停在我们面前,从司机座上走下一位中年人:“大家好!我是中国驻休斯墩领事老陈,大家辛苦了,快上车!“弟兄们一听领事来了乐坏啦。纷纷把行李装上车,人也一个个的往车上急。

  我走过去紧紧握着老陈的手:“谢谢!谢谢您!您还亲自来。““不客气!领事馆就这辆车最大,大家挤挤吧。天太晚了。馆里的同事都休息了,我就来了。你们的代理联络不上,咱们先找个地方让大家住下。“按合同,我们从北京起飞到休斯敦上船,途中所有的费用应该是雇佣我们的外方付,但今晚的额外住宿起因是我方没办妥签证造成的,可能外方会拒付这笔费用。如果是我们公司付,这钱可不敢多花,我向陈领事说了我的顾虑。

  陈领事一听就说:“那好吧!我们去找一个离港口近又便宜点旅馆。“休斯墩是个大城市,陈领事拉着我们走了好长时间才到港口附近,找了几家旅馆不是客满就是没那么多房间,转来转去,已经后半夜三点了。

  陈领事想了一下说:“算了,不找了。回家!到我们哪凑合一夜!“领事馆到了,那是一座白色的二层小楼。陈领事把我们让进会议室。

  “大家在这凑合着休息一下吧,我们也没几个房间。我去叫厨师同志起来给你们做点宵夜”。老陈说完走了。

  弟兄们也是真累了,一个个找把椅子趴在桌子边就睡着了。

  一会厨师同志端来一大锅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条。这可好,弟兄们闻到香味都醒了,一人捞了一大碗,还没等陈领事捞,面条已经没啦!我暗暗的脸直发红,这些家伙,一点不懂事!

  “哈哈!同志们战斗力很强吗!那就再做一锅!”陈领事笑着说完去厨房了。

  我借他出去狠狠的骂道:“你们他妈就知道抢,也不让人家陈领事先捞!人家亲自为咱们忙乎到这么晚!”

  大家一听我说这话也觉得不好意思,纷纷保证下一锅一定先给陈领事盛一碗。

  第二天天一亮,代理接到领事馆的通知。很快开了大轿车来到领事馆。我们告别了领事馆的同志们上船去了。


   作者简介:

  梁斌 男

  1958年出生.北京人.高中毕业后到北京延庆县插队. 后进入北京铁路分局工作,任铁路工人.

  1977年考入大连海运学院电子系计算机专业,后转入78级航海系远洋驾驶专业学习.

  1982年毕业后,分配到青岛远洋运输公司工作,任远洋货船驾驶员.远洋货船一级大副.到过四十多个国家及地区.

  1991年转到陆地工作,从事过多种职业.

  2002年开始写作,曾在一些报纸、杂志上发表过文章.其纪实作品集《海上那群男子汉》已于2008年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2017年创办网络广播《海事船说》,并在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荔枝FM等平台发布相关作品.该广播内容为音频版《海上那群男子汉》、《海院走出的男子汉》以及梁斌先生主讲的“世界海战史”脱口秀等节目作品.

编辑:杨文薇     责任编辑:     摄影:
大连海事大学新闻网热线:0411-84729218 Email:news@dlmu.edu.cn 联系人:张薇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凌海路1号综合楼1004 邮编:116026 制作维护:大连海事大学党委宣传统战部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集群智慧 旧版新闻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