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海大情怀 > 正文
高级搜索
热点头条
海大视频
海大图片
官方微博
海大情怀

五十年前并校花絮

作者:徐嘉受 来源:校友回忆录 编辑: 摄影: 添加时间:2017-11-15 15:30 阅读次数:

  一、大连会师

  1953年3月初,从上海火车站开出一列保密专列,风驰电掣直驶大连,甚至连站长都不知道车上是什么客人。这就是大连海事大学前身之一的上海航务学院并校大军。3月5日路过沈阳时命令紧急停车,张德甫代院长和总指挥周应聪教授匆忙去接北京交通部电话,回车传达了紧急指示,全车默哀,原来是斯大林逝世。次日到大连,受到原东北航海学院师生员工的热烈欢迎。双方在“不拍手、不欢呼、不唱歌”中亲切握手会师。这幕情景,虽然过去已经半个世纪,今天的印象还是很深很深的。

  大连真美丽!道路整齐,绿树成荫。各式各样的小洋房,掩映在万绿丛中,使我们这些以前蛰居在繁华都市的人们,心花怒放。第二天,就有同学步行到黑石礁,对着大海发疯。然而,真正使人振奋的是并校后的正规训练,穿水兵制服,三人行必须列队,要讲究军容风纪。那时候的旅大市,还有挺胸突肚的苏军出入街头,浑身散发着刺鼻的香水味。自从穿着水兵服的大连海运学院学生和老虎滩的海军学校学生出现后,大连就有了彬彬有礼的中国军人形象。大连市民引以自豪。

  二、遴选新校址

  当时,虽然抗美援朝尚未结束,但国内建设已全面展开,学习苏联先进经验正搞得如火如荼。由于当时共和国还年轻,全国范围的大专院校实行院、系大调整,这就出现了所有海运专业大专院校大合并的决定。纳入计划的有:上海航务学院、东北航海学院、福建航海专科学校等。 

  遴选新校址时,由各校出代表一二人组成工作组,以上海为主。先后在天津塘沽和大连两地进行考察,最后一致同意大连的凌水桥。 

  并校开始时,校址临时安排在白山路东北航海学院旧址。凌水桥还是一片野草山岗,大家有点不喜欢,又对全大连进行了“地毯式搜索”。最后,感觉还是凌水桥好,就开工了。当时我们的班级有两个,原上海的叫“驾三甲”,原东北的叫“驾三乙”。当年8月份,由于急需人才,我们就匆忙上船实习。可我们是多么舍不得离开老师们和同学们啊!还有那已经开工的校园建设。以后,每次航行来大连,总要到凌水桥看看。

  三、与志愿军篮球友谊比赛 

  志愿军在当时被尊为最可爱的人。志愿军篮球队回国访问,到处受到欢迎。由于他们球技精湛,所到之处,战无不胜。上海航务学院的篮球队在上海市是高校比赛冠军,拥有好几位名将;东北航海学院篮球队也是旅大市篮球冠军,也拥有名将多人,并校后的大连海运学院篮球队自然是如虎添翼。不知怎么的,还没出马已经出了名,受到志愿军篮球队青睐,指名要与之进行友谊比赛。大家慌忙集中训练,心中兴奋不已。 

  比赛的那天,大连全市轰动,来了不少观众。大连海运学院篮球场红旗劲舞,看台上观众挤得水泄不通。大连市惟一的军乐队——大连海运学院军乐队高奏“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观众击掌合唱。

  志愿军篮球队以快速见长,得球后两三下就攻入对方腹地;海运学院队防守严密,以身高和中距投篮占优势。双方比分自始至终都很接近,一直以两三分之差此起彼伏,进进退退。场上喊声震天,形势真是紧张。最后大连海运学院队以2分险胜志愿军队。志愿军领队首长谦虚地说:“强大的祖国是我们坚强的后方。”同学们和来自各方的观众则高呼:“志愿军万岁!”

  四、老虎滩大连海军舰艇学院参军同学回“娘家”

  大连海军舰艇学院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所大学本科海军舰院,对外叫海校。记得1951年全国积极参军支援抗美援朝时,东海舰队有一位政委来我们上海航务学院作参军动员报告,很是生动。报告的内容大致是中国历史上有海无防,吃过无数次亏,八国联军、八年抗战,都是从海上来的。中国人做过猪狗不如的亡国奴……好多同学流下了眼泪。紧接着,报名参军活动如火如荼地展开。同学们互相商量、座谈、给父母写信、思想斗争,连课也暂停了……

  出发的那天,勇敢地登上大卡车的竟有60多人,是全体学生的五分之一,我们一年级同学竟走了一半。两个班级不得不并为一个班级。为什么有两个班级呢?原来从1950年开始,全国范围的大专院校院、系大调整已经起步了,上海交通大学的航管系与吴淞商船专科学校合并成为上海航务学院,因此同年级就有两个班。

  到了大连以后,原先参军的老同学当然要回“娘家”来看看。他们穿了洁白、漂亮的水兵服,脑袋瓜后飘着两条“小辫子”。他们从老虎滩穿过南山,步行来到白山路。老朋友见面,握手、拥抱,那种亲热和高兴自然不用说。不过由于保密制度,他们的功课、生活不便多问。

  后来,见面的机会就少了。1959年,我在上海偶然遇到一位参军同学,他已从海校毕业,分配到广州某俱乐部当游泳教练。我问他为什么不上舰艇?其他参军同学怎样?他说只有一人上了舰艇。我惊问为何当年这么多精英参了军却都没有上舰艇?他犹豫着没有回答。1960年我在青岛—上海之间的客船上做二副,巧遇另一参军同学带领潜水艇队几位航海长随船视察,他是中尉航海业务长,也就是那个惟一的“登艇人”。他们几个都穿着海军军官制服,十分威武。我高兴地祝贺他能够担当如此重任。但当我问到这“只有一人”的原因时,他也没有作答。

  五、大连是英雄城市,母校是英雄的摇篮 

  刚来大连时,让我们好奇的是美丽的大连还有不少历史古迹:斯大林广场上的苏军士兵纪念像、南山日本侵略军遗留的神社牌楼,更多的还是大大小小日本侵略者苦心经营的建筑群,那也是中国劳动人民在刺刀下的血泪结晶。大连是一座中国人民受苦受难的博物馆。

  我们又去参观旅顺。因为《旅顺口》这本小说曾经在班级里风靡很久。我们在黄金山看了大炮,俯视出口狭窄的旅顺海湾,想像当年日本和俄国两大海军舰队在此决战的情形,仿佛听到日本军舰以自沉堵塞了海湾出口后高呼万岁的声音……然而,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看到埋葬着被杀中国人的“万人坑”,所有人的心中都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是什么让那些外国人在中国的国土上无法无天地撒野?

  不久院长茅埕到任,邀请所有师生员工参加在海港码头旅客候船厅举行的宴会,庆祝并校顺利成功。宏大的海港和完美的设备,使我们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学生叹为观止。但也听闻一些不愉快的消息:有些精美的设备——例如一种能自动抬高,一下能往军舰、轮船上加煤100吨的驳船,4艘全被苏军在解放大连时拿走了,这种加煤驳船,在二战前后是很了不起的;还有自动收放的上客天桥,有了这种天桥,旅客可从候船厅直接上船无须步行下地;……所有这些当时听到的或看到的都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徐嘉受:1950年考入上海航务学院;1953年毕业于大连海运学院;高级船长。

(转载自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校友回忆录》(第一卷))

大连海事大学新闻网热线:0411-84729218 Email:news@dlmu.edu.cn 联系人:张薇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凌海路1号综合楼1004 邮编:116026 制作维护:大连海事大学党委宣传统战部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 集群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