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海大情怀 > 正文
高级搜索
热点头条
海大视频
海大图片
官方微博
海大情怀

回顾与前瞻——第一批硕士博士研究生教育采撷

作者:钱耀鹏 来源:校友回忆录 编辑: 摄影: 添加时间:2017-11-16 14:24 阅读次数:

1953年三校合并成立的大连海运学院已走过了50个春秋。50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对于海大来说,这50年则是经历了几代人的秋凉春暖,辛勤耕耘,方取得了今日享誉海内外、跻身于海事院校前列的辉煌。抚今忆昔,许多往事历历在目,使人难忘,叫人振奋。在众多堪值回忆的往事中,研究生班及第一批硕士、博士研究生教育,则是其中绚丽的一幕。

一、建院早期的研究生教育

一个学校的研究生教育状况是学科建设水平、科学研究能力和高级专门人才聚集的重要反映,是衡量高等学校办学水平的重要尺度。

大连海运学院建立之初,原三校的人力物力虽得以集中,然因学校规模扩大,师资力量相形不足,始建于1951年的航务管理系(后更名为海运管理系)师资更为薄弱,多数课程系聘请东北航务总局的技术管理干部讲授。为了培养并造就一批海运管理师资,于1954年9月举办第一期海运管理研究生班,其学科方向是“港口装卸工作组织与机械化”,学制二年,聘请苏联海运管理专家卡查柯夫来院任教。研究生班的学生一部分从教师中抽调,多数则遴选于管理系高年级本科生,学生总数不足20人,计有闵中立、任兴源、宋德驰、吴长仲、周志鸣、刘鼎铭及刘润沛、孙振儒等,班长由当时的管理系助教闵中立兼任。研究生班开设两门课程——港口起重运输机、港口工作组织与机械化,均由苏联专家卡查柯夫主讲,最后一学期每个学生以完成一个毕业设计而结业。

第一期海运管理研究生班成功举办后,又于1956年9月开办了第二期海运管理研究生班,学科方向为“船队工作组织”,学制三年,聘请苏联海运专家苏赫茨基来院任教,除讲授专业课程外,还进行了有关教学法等专题讲座。与此同时,船机修造工程专业也举办了一期研究生班,由该专业的奠基人杨烈宇教授主持,聘请波兰专家任教。

在海运管理研究生班毕业的学生中,多数人留校任教,少数分到交通部及航运部门任职,他们中的许多人后来都成为海运管理教学、科研及业务部门的骨干或领导人,成为新中国自己培养出的第一代学术上有造诣、业务上有成就的海运管理开拓者和中坚力量。留校任教的多数人,在1962年的院系调整中随海运管理系的船队运输组织、港口装卸组织及机械化专业一起调往上海海运学院,留下的仅闵中立一人,现在是海大资深教授。在调往上海海院的教师中,任兴源长期担任水运经济科学研究所所长,宋德驰多年担任海运管理系主任,刘鼎铭创办了期刊《集装箱化》并担任社长兼总编,等等。至于分到交通航运部门的毕业生,刘润沛担任交通部港口处处长,孙振儒曾任交通部部长秘书,后在交通部水运规划研究院任职,他们在我国航运和港口事业中发挥了专长,作出了不凡的业绩。

自1958年开始,学校增设了不少新专业,到1960年新老专业竟达27个之多,师资力量再次受到短缺的挑战。为了加快培养一批年轻师资,学校决定从当年留校的船舶驾驶、轮机管理、船机修造、海运管理4个专业的优秀毕业生中,选择高孝洪、隋克立、刘同安、林春亭、李锦芳、毛德敏等10人攻读研究生,每位研究生或配有2~3名教师指导,或由教研室集体指导。如海运管理研究生由张华元、宋德驰等人指导;内燃机研究生高孝洪由朱国伟指导,由钱耀鹏协助工作,而驾驶专业研究生李锦芳则由航海教研室集体指导。导师为各研究生确定研读方向和课程,通过自学和讲座学完规定课程,撰写论文前在导师带领下,分赴港口、船舶或者工厂、设计单位进行调研。1962年,学校根据交通部属院校领导干部会议精神,停办船舶涡轮机等8个专业,又将海运管理系两个专业调往上海。也或许是为了改善和稳定教学秩序,学校停止进行1960年开始的研究生教育,只有轮机系的高孝洪、陈玲玲二人因为导师朱国伟的执着和慧眼识英才得以坚持到底,完成了研究生学业。1964年,朱国伟教授、高孝洪、陈玲玲等随同船舶内燃机专业一起调往武汉水运工程学院,高、陈二人于1965年研究生毕业。遗憾的是陈玲玲在研究生毕业后不久患病英逝,令人惋惜。

这一期的研究生教育,虽然多数人未能完成全部教学环节,但就其本人而言,还是得到了一定的训练,他们在后来的教学或工作中都取得了优良的业绩。刘同安在上海海运学院任教务处长多年,还创办了中荷MBA班数期;毛德敏调大连港务监督局后,自1983年起先后任大连港口管理局副局长、大连港务监督长、大连海上安全监督局局长兼监督长直至1997年退休。高孝洪则是其中的佼佼者,可谓一枝独秀。他在攻读研究生时对增压内燃机的进排气压力波问题已做了深入的探究,毕业后在武汉水运工程学院任教时对此问题继续进行了系统研究,所完成的科研成果“压力波计算程序及其应用”,于1980年获交通部、六机部及国防工业重要科技成果二等奖,同年由国家教委公派到美国威斯康辛大学作访问学者并在康明斯公司工作两年,回国后先后担任国家“七五”、“八五”科技攻关课题“高性能陶瓷及绝热发动机”的专家组副组长和组长,荣获国家级专家、国家“七五”、“八五”科技攻关先进个人称号。现是武汉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仍在进行科学研究和对高级专门人才的培养工作。

二、首批硕士研究生教育成绩骄人

我校在上世纪50年代开设的研究生班,主要目的是培养师资,研究生毕业时只获得研究生学历。其培养方法主要通过开设若干内容较新、较宽和较深的课程,由专家讲授,最后做一个总结性的毕业设计完成全部学业。60年代的研究生教育,也是以培养师资为目的,实行了导师制,倡导课程学习以自学为主,辅之以导师的指导和解惑,以毕业论文答辩为结业方式,注意了研究生自学能力的培养和科学的训练方法。这两次研究生教育的实践,为后来80年代的学位研究生教育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1978年,我国恢复研究生教育,并实行学位制度。1981年,我国首次审核高校博士、硕士学位授予权时,我校轮机管理工程、船舶电气管理工程、船舶无线电导航技术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硕士学位授权学科。1984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我校船舶机械制造与修理为博士学位授权学科,并批准杨烈宇教授为该学科的博士生导师。我校第一批硕士、博士学位研究生教育工作由此展开。

1979年9月,我校首届硕士研究生正式开学,在首批的9位研究生中,轮机管理工程学科有7人,分别是:轮机自动化方向2人,导师朱绍庐;热交换器方向2人,导师潘延龄;流体传动与控制3人,导师李国栋;船舶电气管理工程的船舶电力拖动自动控制方向1人,导师陆祥润;船舶无线电导航技术的网络综合理论方向1人,导师林在旭。研究生是孟宪尧、潘大雄、孟繁炯、吕晓光、任光、王英志、周尉吾、樊印海和顾茂中。

研究生教育采用“两段式”培养模式,即在两年半的时间内,用一年半的时间进行基础课程和学位课程的学习,课程设置除了外语、数学、哲学的统设课外,主要是采用在一级学科上设置专业基础课,在二级学科上设置专业课的原则,并辅之开设一些前沿讲座或专题讨论,使研究生的培养在广阔的学科领域内进行。后一阶段是在研究生完成所设课程后,进入研究室或实验室进行科学训练和写作学位论文工作。由于导师都有较深的学术造诣,又有处于学术前沿和国家需要的科研项目,因而为研究生开展创造性的研究活动,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研究生在顺利完成学业后,于1982年授予工学硕士学位,成为我校培养的第一批工学硕士。

学校对首批硕士研究生的教育工作非常重视,特为9人设学习班,配备优秀教师授课,并经常听取师生意见,及时解决教学中遇到的问题。在研究生开学和毕业典礼上,院长朱杰亲自到会并讲话,至今研究生对朱院长借用“黄埔一期”来比喻和激励的话语仍萦绕回荡在耳边。是的,一期就意味着开创,就是事业的新的开端,就是要做出一流水平的业绩来……。这是学校领导和导师对首批硕士研究生的殷切期望。

20年过去了,当年的硕士研究生不负众望,已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了骄人的业绩。留在学校任教的王英志、孟宪尧、樊印海、任光均已升任教授,其中3人还是轮机工程学科的博士生导师。樊印海在1986年公派至苏联敖德隆海运工程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毕业后在轮机工程学院、电力与自动化工程学院任副院长、院长10余年,目前正在指导11名硕士生和5名博士生攻读学位,承担由国家经贸委下达的“电力推进船”研发课题中的子项目——“电力推进系统设计研究及机舱布置”的研发。孟宪尧毕业后在轮机自动化研究室,与导师朱绍庐等人一起从事大型船用柴油机机舱巡回监视系统、供热锅炉和电厂的电站锅炉微机控制系统等的研究和开发工作,不少获国家和省部级奖的科研项目中都有他的贡献,今年他所指导的第一个博士生已通过论文答辩。任光毕业后,于1988年赴挪威科技大学深造,攻读博士学位,1993年学成返校任教,现任轮机工程学院院长。他完成的多项科研课题,有些成果已被应用在国际机场灯光控制系统和“神舟”号航天设备中。他研发的“综合船舶监控系统”项目中的“网络技术”被应用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灯光控制系统中。更令人振奋的是,他的研究成果“快速仿真算法”在十多年前就被用在“神舟号”飞船训练机的摇臂控制上。该摇臂长8米,可做360°匀速、加速回转,原先曾采用其他多种方法来控制摇臂均未成功,最后用任光提出的算法取得了满意的结果。任光的这一成果为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这是他个人的光荣,也是海大的光荣。还有周尉吾在集美航海学院任教一段时间后,先后在丹麦和挪威攻读博士和做博士后,又去加拿大工作,现已回国为祖国效力。顾茂中留校任教几年后,去美国麦道公司工作等。

首批硕士生导师均已退休。潘延龄教授共指导8名硕士研究生,其中一半研究生又在国内或国外取得博士学位;林在旭教授共指导硕士生14人;陆祥润教授指导硕士生10余人;朱绍庐教授指导硕士生14人。1986年我校轮机工程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博士学位授权学科,朱绍庐同时被批准为该学科的博士生导师,招收博士生计11人。在这批博士生中,不少人已成长为教授、博士生导师。如孙玉清,任我校校长助理、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汝毅,大连铁道学院教授,自动化系系主任等。曾经是朱绍庐教授第二届硕士生的郭晨是他的第一个博士生,现已成长为我校教授、轮机工程学科博士生导师。在博士研究生毕业后又先后赴香港理工大学和美国做博士后和访问学者,由于他在科研、学术上出色的表现和成就,成为交通部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和交通部“十百千人才工程”第一层次人选和辽宁省科学技术拔尖人才。作为我校研制的第一台机舱模拟器的主要研发者的郭晨,是国内将虚拟现实技术应用于模拟器中的第一人,目前他正在为青岛远洋船员学院研制比前台模拟器在功能上更为复杂、技术上更为先进的,具有主机三维动态可控模型可视化仿真的DMS-2003型机舱模拟器。相信他的理论功力、创新能力将会在这项课题中得到更好的发挥和展示。

三、第一个博士授权点硕果累累

提起船舶机械制造与修理(现更改为载运工具运用工程)学科博士授权点的诞生,自然会想起它的创建人杨烈宇教授。他一生多难,但矢志不渝,始终为国家的教育和科研事业竭尽全力,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自1979年将杨烈宇教授请回学校并担任船舶金属材料及工艺研究所所长起,他就以极大的热情和斗志投身于科学研究和学科建设中,带领全所同事和研究生攻克了科研中的一道又一道难关,取得了一系列令世人赞叹的重大成果。在1981年至1992年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杨教授和他的课题组完成的科研课题共获得国家、部、省、市科技成果奖23项,其中国家发明专利3项,国家发明二等奖和四等奖各1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这些获奖的科研成果,无论是课题的选择和立项,还是研究路线的确定和难点的攻克,杨教授都起着他人难以替代的决定性作用,正像著名史学家周谷城先生赞扬的那样:“科研绝顶能攀上,学海无涯任转旋。”也由于杨教授所取得的杰出成就,他被誉为“研究家和教育家”,载入了美国传记研究所出版的《世界杰出名人录》中。

杨先生在科研工作取得显著成绩后,作为研究家和教育家的他,把久蕴心中的博士点建设问题提到工作日程上,在校领导的全力倡导和支持下,经过杨先生等人的努力,我校船舶机械制造与修理学科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博士学位授权点,杨烈宇教授也被批准为博士生导师,我校第一个博士学位授权点和第一位博士生导师自此诞生。次年我校第一批博士生李国卿、顾卓明从师于杨先生,1986年和1987年又招收第二第三批博士生孙俊才、刘世永、扈心坦3人。在杨先生1993年不幸去世前,共招收博士生8名,硕士生15名,其中有5名博士生毕业取得工学博士学位。

杨先生深知,一国之崛起仗群才,群才之辈出赖教育,教育之昌盛靠教师。作为一名导师,育人要有道,教书要有方,既要当好学生思想品德的塑造者,又要当好学生知识能力的培养者。研究生教育是教育的最高层次,其重要性自然非同一般。杨先生在培养研究生方面,始终是既教书又育人,在思想品德方面,杨先生在讲课时,经常用要争“三气”、顾“三情”来教诲学生。“三气”就是志气、骨气、勇气,“三情”即是自身情况、单位情况、国家情况。教育学生要根据国家的需要,顾及周围的实际条件,抓住自身的特点发挥出最大的潜能。要有远大目标,有树雄心、成大业的志气;要有在诽谤和打击面前不卑躬屈膝,在洋人面前不崇媚的骨气;要有在困难面前坚韧不拔,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无畏勇气。杨先生用来教诲学生的“三气”和“三情”,既是他事业奋斗的总结,更是他光辉人生的写照。在教书方面,杨先生每次讲课总是充满激情,常常一讲就是三个小时而不知疲倦,课后又有很多有关学术上的、政务上的、社会公益上的事情等他去做,听课的学生无不为老师的精神感动、不安,默默为老师的健康祝福。对于学生的研究方向和论文题目,杨先生总是根据研究生以前所学的专业,选择既是生产上丞待解决的,又有利于拓展学生潜能的,还是被国家有关部门立项的课题。教导学生应从何处着手来研究和解决课题中的理论技术问题,并将准备好的相关资料交到学生手里。在课题进行过程中,还亲自带领学生去有关工厂、企业参观学习,以拓宽视野和增加实际知识;在与学生交流讨论时,杨先生总是启发学生的思想和认知,对理论只点明问题的关键;对技术或工艺则是讲出它们的决窍,使学生刻苦学习,不断自我完善,做到知识面广、基础扎实、学术思想活跃、勤于动脑、善于动手、勇于创新。

今天,由杨先生一手创建的我校第一个博士点,以及由他精心培育的一批研究生已经桃李芬芳,多有建树。孙俊才、王亮、徐久军3人毕业后又分别去浙江大学、中科院沈阳金属研究所、大连理工大学做博士后。孙俊才教授在1996年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学、技术专家,是国家和交通部“百千万人才工程”第一层次人选,还是交通部青年科技英才和辽宁省科学技术拔尖人才,正在指导5名博士生,并负责“863”国家课题——氢能源材料和氢能技术的研究和开发。该课题与瑞典皇家工学院合作研究,并得到该院60万元资助,用于每年派遣一名研究生去该学院作为期3个月的考察交流。氢是21世纪清洁能源(燃料电池)最有诱惑力的燃料,是当今世界各先进国家大力研发的高新技术,孙俊才教授研究的这一具有战略意义的课题,将会对我国在这一科技领域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起到积极的作用,他目前所取得的阶段性成果已得到国际同行的认同和赞许,被聘为《国际氢能》杂志的特约审稿人。王亮教授进行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离子体低温表面改进”的研究,是目前广泛应用的“等离子体高温表面改进”技术的新发展,属该学科的前沿,他所发表的20余篇研究论文,得到国内外同行专家的认可和重视。徐久军博士完成的“汽车发动机缸套活塞摩擦磨损的评价”课题,其成果已广泛应用于汽车制造和修理中,目前全国有多于50家企业生产的汽车发动机均采用此技术作技术鉴定和评价,取得了重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最先毕业的两位博士生李国卿、顾卓明,现分别在大连理工大学和上海海运学院任教授,李国卿还荣获“有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的称号。

目前,船机修造及材料工艺研究所,在杨先生及之后的各届研究所所长严立、黑祖昆、孙俊才等人的带领下,正努力沿着杨先生走过的足迹不断拼搏和创新。至2003年10月,全所有博士导师5人,已经培养毕业了24名博士生,正在攻读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各18人,有7人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进行着多项学科前沿的及对国民经济有重大意义的研究课题,每年有20多篇学术论文被国内外权威刊物检索,可说是群英汇萃,硕果累累。

四、对今后研究生教育的管见

我校研究生教育经过50年的发展,从最初的3个硕士授权学科、1个博士授权学科,发展到今天的24个硕士授权学科和9个博士授权学科,还有1个工程硕士授权领域,研究生招生数由1979年的9人增加到目前的681人,在校研究生总数已达1774人,形成了学科覆盖面广、培养层次和类型全、学生数量多的研究生教育格局,取得了巨大成绩。

1.研究生规模的扩张是完全必要的,也是“211工程”大学的必然。但是,随着研究生规模的快速扩张,导师指导力量相形不足,科学研究相对滞缓,一些学位论文质量不高,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的“学业本科化,教学放羊式”等问题已经凸显出来。今后研究生教育的重点应从扩大规模逐步转向提高教育质量上来,使我校研究生的综合能力和国际竞争力得以更好的提升。

2.多年来我校培养的研究生是学术型人才,而培养复合型、实用型人才的专业学位教育刚刚起步,差不多比国内许多重点大学晚了近10年。应该花大力气抓好已创办的工程硕士教育,确保其培养质量。还应创造条件增办诸如法律硕士专业学位、MBA专业学位等的教育,以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使我校研究生教育结构更为合理。

3.国际化是现代研究生教育的基本特征,而国际竞争力则是研究生教育质量的重要尺度。我校应该加大与国际间合作与交流的力度,更多地用“请进来、走出去”的方法培养研究生。船机修造及材料工艺研究所与瑞典皇家工学院合作,每年派送一名博士生去该学院考察交流;轮机工程学院的轮机工程学科招收台湾海洋大学有轮机长经历的教师来校攻读博士学位(该研究生已于2003年10月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另一位有船长经历的台湾教师也将就读我校航海科学与技术学科的博士学位等的做法,都是很好的先例,值得借鉴和推广。

 

钱耀鹏:1951年考入上海航务学院;1954年毕业于大连海运学院;教授;曾任大连海运学院轮机系主任、教务处处长、图书馆馆长、国际商务学院院长。

(转自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校友回忆录》(第一卷))

大连海事大学新闻网热线:0411-84729218 Email:news@dlmu.edu.cn 联系人:张薇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凌海路1号综合楼1004 邮编:116026 制作维护:大连海事大学党委宣传统战部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 集群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