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海大情怀 > 正文
高级搜索
热点头条
海大视频
海大图片
官方微博
海大情怀

厚献薄取的回响——写在父亲杨烈宇逝世10周年之际

作者:杨道立 来源:校友回忆录 添加时间:2017-11-28 10:13 阅读次数:

除非有意识设计为“戛然而止”,否则,生命之曲意外喑哑,会让人受不了。可父亲就是那样,他高密度快节奏地工作了一整天,脑子里还塞满了教案、计划、创意、看法……他让大家都去吃晚饭,自己必须再打一个紧急电话。就在电波还向对方传送着他的思考时,一个隐藏在体内的血管瘤突然破裂!电话悬落在那里,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倒下,直到依照他“最后的贡献是捐出遗体”的生前意愿去做了,才在医学上得出结论。

我亲爱的爸爸曾经说过,华罗庚是幸运的,他仙逝在讲台上。借着话题我同他讨论“厚献薄取”的内涵,便引申出他对死亡形式一番轻松甚至浪漫的见解。在他看来,倒在兴致盎然的工作岗位上,是非常美丽的告别;如果已经没有能力造福于社会,至少要赐温暖给家庭;“倘若相反,只能像朽木一样任由自然之力去风化生命,而且活在巨大的痛苦之中,最好采取安乐死”。

“一旦发生意外,无法表达自己的意志呢?”

“捐献遗体,让有用的肌体给有用的生命作贡献,或者送给医院。我现在就交待给你。”

在话题的变奏和蔓延中我们愉快地结束了谈话,如同以往许多次朋友般的气氛。当我忍着悲痛与母亲商量兑现父亲的“交待”时,她先是震撼了——鹤发童颜的父亲并没有对她说起过呀!但母亲却并不费力地表示了接受,她对父亲“厚献薄取”的理解其实比我们深刻。1993年11月15日,在最后的告别仪式上,人们看见的杨烈宇的遗体,已经被著名教授柯若仪女士带着学生做过医学解剖,那一刻,我没有流泪,也许对父亲的敬仰让我对他的追悼化作了纯粹的肃穆。

“厚献薄取”的教诲,最初的版本无处查找,我只知道这是贯穿父亲精神境界的一个原则。据多次听他作报告和演讲的同志讲,他并没有单就这个词句做过细致的阐释。而我的床头,至今端挂着他的留字,这个词却是“嵌”在一段话中的最显眼处。那是20年前,为了让他的生日有一个清静的午睡,我请求他从学校授课回来到我家滞留一下午,那天,他睡得很香,醒来后弹了钢琴,还给他的外孙留了极为珍贵的墨宝,这让我们知道父亲不仅有赋诗的热情,还有写字的喜好。那年春节,父母应邀到我家做客,融融乐乐之中,父亲要来笔墨写下家训,开篇即是:人贵在自尊自立自强不息,努力奋进,勿忘为人民为国家服务,厚献薄取,力争成器,慰藉终生,其乐无穷!整整三个页面,他没打草稿,笔到意畅,一气呵成。现在看到这幅字的人常常惊叹于父亲有那样遒劲洒脱力透纸背的书法,而我则感受并钦敬着父亲壮怀激烈志存高远的精、气、神。父亲身上典型地浓缩着他那一代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立命安身的信念,为人做事的风格,乃至罹难的成因瘁死的遭际。我并非难过于父亲一生没有过上几天安适的日子,而是在赞赏他在珍惜生命价值的同时,拷问历史为什么没有让肯于厚献薄取的一位老人,拥有更多一点儿的宁馨。父亲生命的最后10年,在外面立体交叉地扮演着科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的重要角色,在家里与三代人拥挤地过着嘈杂的日子。惟一让我心里好过的,是他真的不委屈,不抱怨,不觉得生活品质差。相反,在抢救他的最后时刻,他躺在地板上,疼痛得脸上肌肉抽搐着,还心怀暖意嘱咐我让医护人员休息。他是我实实在在认知的一个以厚献薄取为座右铭的人。

10年光阴,有形无形的变化大得难以言述,但无论怎样,我从不敢背弃父亲的教诲,哪怕人们更加在意用金钱的价格来标志一个人的社会分量,我仍坚信贡献大于得到是崇高的,是富有精神力量的。

当我作为国家一级导演面对一大堆捞钱的机会时,我能清醒地选择“该去”或“不该去”,盖因为我知道:伪文化不可以做,腐朽的娱乐不可以做,丧失创造性的艺术不可以做。

当我被商界、地产界作为名气大的能人“轰抢”时,我一面为上缴国家2,700万元利税备感欣慰,一面为维护职业道德而挂冠抽身,盖因为我清楚:宽容、忍让固然是企业家的重要素质,但伸张正义坚持原则代表良知的话语权,是永远不可以用来作私利交换的。

当我听到人们为我惋惜——你本可以比现在更有地位更有权势更有钱财,我会以父亲为标准,觉得自己已经“厚取薄献”了,因为我远没有他那般博大、赤诚和辛苦,却享受着富裕和声誉。在充满诱惑的现实面前,我横跨文化、经济两界,能够保持定力,高洁灵魂,实在是惠泽了“厚献薄取”的精神指引!夜深人静,坐在宽大的书房聆听父亲生前最喜欢的音乐,我时常会禁不住对着父亲的遗像说:“爸爸,谢谢您!”是父亲给了我磊落坦然的心境,我才能充满青春活力地谈理想,有尊严地开创事业,这是许多号称成功的人士不可企及的幸福。

10年光阴,大连发生了历史性巨变。如果说“不求最大但求最佳”使大连成为太平洋西岸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那么,“建设大大连”的宏图,则让大连人对美好的明天平添了更多的期冀。父亲生前,每次赴京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总要搜寻资料,汇集民声,为提升大连城市地位殚精竭虑。依我掌握的情况,如今有些项目的成功,或是他秉书吁请过中央支持,或是他曾亲历亲为参加过初创的奋战,虽然我不必把细节一一道来,但从心底为他自豪,我尤其相信,许多为建设大连不懈努力的英雄,还有他的学生们,与他的精神是承传相袭的!

在追忆父亲的这篇小文中,我必须赘写上一件与大学相关的事情。父亲曾因为他政治上的挫折而影响我被大学录取流过泪,我也因终身的遗憾用怨恨的话伤过他的心。一直以来,这也是我最不能原谅自己的。作为忏悔与补偿,自学大学课程并登上高等学府的讲坛,成为我生活的动力之一。10年间,我不仅补读了研究生学业,还被几所大学聘为兼职、客座教授。从网上查询可以看见,我的名字就在父亲生前工作过的大连海事大学的教授名单中,希望这小女儿忝列末座的资历是对他老人家最好的告慰。

“厚献薄取”当作为教授的讲义传世。

 

杨道立:国家一级导演;杨烈宇教授之女。杨烈宇,教授;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大连市人大副主任。

(转载自大连海事大学出版社《校友回忆录》(第一卷))

上一条:令人难忘的救火行动
下一条:我的大学

大连海事大学新闻网热线:0411-84729218 Email:news@dlmu.edu.cn 联系人:张薇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凌海路1号综合楼1004 邮编:116026 制作维护:大连海事大学党委宣传统战部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 集群智慧